• 办公室里的悄悄话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3-08
    文档来源:国家信访局
  • 这几天忙着下乡,积攒了好多文件尚未归档,我这一上午只顾着在办公室埋头整理文件,一抬头才发现阿茹娜坐在我对面,气鼓鼓地噘着嘴,红红的眼睛里噙满了眼泪。阿茹娜是今年刚分配到我们单位的大学生,是个勤快活泼的蒙古族姑娘,这是遇到什么事情了?

    阿茹娜擦着眼泪,抽抽噎噎地述说起来。

    原来,接访室的同事今天都去参加信访信息系统培训了,只有阿茹娜一人留守。正当她专心整理案卷的时候,忽然一个声音把她吓了一跳。“没钱了!活不下去了!”一个60多岁的老婆婆气势汹汹地站在她面前,用凌厉的目光直直地瞪着阿茹娜。

    “大娘,你有什么事情要反映,先来登记一下。”

    “登记什么!我现在没钱生活,我儿女生活都不好,我老了,种不了地了,现在生活很困难!”老人怒气冲冲地喊着。

    “大娘,您是哪个镇哪个村子的人?有没有参保?再者说,儿女赡养老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啊……”

    “我不是说了他们都很穷吗?你没听懂吗?你耳朵里塞进什么了?……”

    老人的情绪非常激动,还没等阿茹娜把话说完,老人就冲着阿茹娜喊了起来。这时主任进来了,老人将怒气转移到主任身上。阿茹娜再也无法控制情绪,委屈充满心头,这才跑到我的办公室抹眼泪。

    几年来,有一对夫妻经常来信访局信访,每次来了情绪都很激动,我们都叫他们王叔、莫姨。他们的诉求不合理,相关部门根据多方详细的调查结果,出具了答复意见,而且复查、复核三级终结了,莫姨不服,还来信访。

    有一年腊月的一天,莫姨一进大厅就把复查意见书和复核意见书甩到我的桌子上,说她没钱过年,我们不给她解决问题。我耐心地听她发泄着不满,等她稍微冷静下来,我将两份答复意见上的内容详细向她解释。谁知一直默不作声的莫姨的丈夫从背后拿出了一把刀!从未遇到这种情况的我顿时吓出一身冷汗,双腿也开始发颤,当时接访大厅也只有我和主任两人。主任倒是临危不乱,笑着对莫姨的丈夫说:“呵呵,王叔呀,新买了一把刀?这可是管制刀具,不能随身携带的。我知道你不是坏人,如果让不了解你的人看到了,一报警,你说大过年的你还不得蹲监狱呀。”主任的机智和冷静,有效避免了事态进一步恶化。

    看得出来,我的一番话阿茹娜听到了心里。此后的几天,这个勤快活泼的姑娘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,依然抢着干活,笑迎群众。

附件下载: